《中国地热》投稿邮箱:direjia@126.com

客服热线
010-64656526

《中国地热》封面人物 | 多吉的地热人生

   2022-07-13 《中国地热》1340
核心提示:今天很多有眼光的企业不失时机地来到西藏等地进行地热勘探和开发,并且前期已经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地热一定会迎来一个良好的发展势头和大规模开发利用盛景。
微信图片_20220713134043

“您好!是多吉院士吗?”《中国地热》记者第一次与多吉院士通电话。

北京—拉萨,空间距离3600多公里,时差一个半小时左右。

当欢快的手机铃声戛然而止的一刹那,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暖而爽朗的声音:“您好!是我。”

当记者说明采访意图后,多吉院士连连婉拒:“就不用采访我了,多去采访报道那些有为的年轻人吧。”——语调中透出的是朴实、谦逊和诚恳。

那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年近70岁的多吉像往常一样来到西藏地勘局自己的办公室。

退休多年,有媒体曾报道闲不下来的多吉:退休后,多吉的工作重心还是放在带学生、搞科研以及参与国家关于地质方面的咨询工作上。他时不时流露出对一线工作的留恋:“一有时间我还是喜欢到野外,搞地质第一素材来源于观察,我也擅于在野外工作。”

《中国地热》记者稍加留意,便发现了他的最新“行踪”:两个多月前,由“川藏铁路沿线温泉康养旅游示范选区”项目负责人暨川藏铁路专咨委地质桥隧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多吉带队,前往林芝市巴宜区、波密县、加查县、曲松县、桑日县等地开展“川藏铁路沿线温泉康养旅游示范选区”第二次野外考察暨川藏铁路拉月隧道热害问题调查和热害热水综合利用可行性调研……

记者第二次在与多吉院士的通话中求证此事。他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今年4月4日,多吉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拉月隧道4#、5#横洞水平钻施工现场调查,了解到水平钻施工可能揭露到控制热水通道的断裂……

当天,他率领项目组还调查了通麦镇拉月村东约5km的拉月温泉,对分布于排龙藏布北岸的所有泉眼进行了现场检测和样品采集,初步掌握拉月温泉……对于胃病、关节病、皮肤病及上述病症引起的颈、肩、腰、腿部疼痛有确切的康复作用。

多吉院士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还先后考察了波密县长青温泉、林芝县排龙温泉和拉月温泉、朗县九宫泉、加查县大象泉、桑日县沃卡和阿妈卡温泉、曲松县竹墨沙温泉,开展了温泉水质现场检测和样品采集,收集了每个温泉点的文化旅游资源。

……

奋楫者先,勇为者成。

在匆匆浏览了这条发布在西藏自治区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官网上的新闻后,记者的心灵为之一颤,不禁感慨多吉曾念兹在兹的野外勘查经历:“早上揣着馒头怀着希望上山,晚上背着石头带着收获回到帐篷。”从1978年多吉从成都地质学院毕业,与地热地质工作结下不解之缘算起,四十年多来,这位中国工程院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藏族院士,几乎踏遍了青藏高原的每一寸土地,雪域故乡的每一块岩石上都留下了他执着而坚定的足印。而今,这足印依然在延伸,清晰而有力。

1953年秋天,多吉出生在西藏加查县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湛蓝的天空、新鲜的空气和广袤的天地孕育了我。”正是故乡雅鲁藏布江的滔滔江水和念青唐古拉山的伟岸雄浑,滋养和锻造了他的勤奋、淳朴和灵气。“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科考队经常在我的家乡进行地质勘探工作,那时候在我心中就种下了科学探索的种子。”多吉曾回忆说,1978年,他从成都地质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被国务院命名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高原英雄钻井队”的西藏地热地质大队从事地质勘查和科研工作。多年来,他在把西藏建成国家重要的战略资源储备基地方面不懈努力,为我国地质理论创新和地质找矿突破作出了重大贡献。

多吉的科研生涯从羊八井起步。羊八井是多吉至今魂牵梦萦的地方。

1996年多吉临危受命,担任羊八井Zk4001高温深井的设计、勘探重任,先后攻克了施工中特大井喷、深层热储温度高、地层极为破碎等技术难题,工程获得重大突破。羊八井高温深井成为迄今为止国内温度最高、流量最大的可采地热井,结束了我国没有单井产量万千瓦级地热井的历史。

今年81岁的中国地热产业工作委专家委员会主任郑克棪曾在1982年-1985年援藏,与多吉一起在西藏地矿局地热地质大队共事。同是地热人,郑克棪与多吉惺惺相惜。他回忆说,当时三十岁出头的多吉业务能力强,办事认真,待人热忱谦逊,与汉族同事和谐相融,在群众中有口皆碑。

多年来,我国地质科学界最高奖——李四光地质科学荣誉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最美科技工作者”、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等数不胜数的荣誉加冕其身。

2001年,48岁的多吉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为我国第一位藏族院士。

2010年,多吉荣获周光召基金会地质科学奖,在颁奖仪式上,大奖组委会对他的颁奖词是这样写的:在西藏羊八井勘探过程中,首次创立了大陆非火山型高温地热系统模型和成因理论;主持完成了青藏铁路沿线矿泉水勘察工作,发现了全球少见的优质矿泉水;带领西藏地质勘探队发现了多个大型有色金属矿床,为建立我国紧缺战略矿产资源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在西藏发现了41亿年的亚洲大陆最古老的碎屑锆石,为基础地质演化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

在荣誉面前,多吉显得十分谦逊。

“没有党组织的关心、爱护和培养,我成不了什么,我不过是一个农村的普通娃娃。”多吉在电话中腼腆地告诉《中国地热》记者,语气平静、低调、谦和,令人肃然起敬。“我只是党组织培养起来的千千万万个专业技术人员中的普通一员。我取得的所有成绩都归功于党和国家。”

地质勘探工作是一桩苦差事。在野外进行地质勘查,多吉曾经历过数不清的困境和危险:无人区一个人的孤寂,雪原上得了雪盲的痛苦,从山上滚落下来的浑身伤痛,山体塌方带来的惊恐……

“地质工作是一个凭良心办的事,只要你认真对待大自然,大自然也一定会给你一个慷慨的回报。”在地质勘探找热找矿生涯中,多吉始终恪守地质人的这一信条。
“西藏是一片净土,这里没有工业污染。”多吉在电话中说,语调中满是自豪之情。

“多吉”一词,在藏语中是金刚的意思,寓意着永恒。在与多吉的对话中,记者分明感受到这位高原赤子,对故乡和祖国澄净山水的永恒之爱。
现在,是时候来倾听和认识一下这位藏族院士了。

微信图片_20220713134050

对话:

地热像没长大的孩子,需要关照、扶持,方能做大做强
——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多吉

文 | 本刊记者 刘进 戴海雷

目前正在论证羊八井地热电站下一步更高等级开发利用

《中国地热》:您从事地热地质勘查工作已有40多年时间,请简要介绍一下我国地热资源开发利用的基本现状。

多吉:我大学(成都地质学院)毕业以后一直从事地热地质勘查工作。据我了解,上世纪70年代,从广东丰顺地热电站到羊八井地热电站的发电试验成功,国内在地热资源勘查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应该说跟国际上是同时起步的,也取得了很大成就。比如说,我们对摄氏70多度的地热流体也进行了发电尝试,当时大部分人的结论是技术上可行,经济上还不经济。羊八井地热电站是利用中温浅层热储资源进行工业性发电的电厂,通过汽水分离,再用闪蒸的技术来发电,是地热能利用的典范。

从1977年羊八井第一台兆瓦级的地热电站发电成功,到目前为止羊八井电站的地热装机容量已经达到27.58兆瓦,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地热发电站。我国实现真正发电的两个高温地热电站,一个是羊八井电站,另一个是距离羊八井约50公里的羊易地热电站。这两个地热电站规模较大,其他一些实验性电站虽然也做了一些有益尝试,但正在运转的能够达到兆瓦级别的还比较少,包括川西地区有300千瓦的地热发电站。此外我们在油田(开发利用地热能)方面也做了一些尝试,由于出水温度比较低,参数比较小,所以没有再继续做下去。

从勘探开发角度来讲,对高温地热资源的开发利用在西藏做得多一些,这其中包括与国际上的合作,国内各大专院校和企事业单位,也与地勘单位合作开展了不少研究和勘探工作,取得了不少认识,也获得了一些成果。

到目前为止,为了实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双碳”(碳达峰与碳中和的简称。 中国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战略目标,地热界都在研究和思考,力所能及地做一些长期性的开发和研究工作。地热行业积极性很高,产业推进速度也很快,大家都说地热资源开发利用的第二个春天到来了。多年来,我们在地热能综合利用,如供暖、洗浴、疗养度假等方面发展很好,总量比较大。截至2020年底,我国地热能供暖(制冷)面积累计达到约13.9亿平方米,多年稳居世界第一。

当前,在地热资源勘查和评价方面亟待进一步加快推进,在可再生能源当中或者在能源低碳化方面,地热能优势明显,理应发挥重要作用。

当然,这些年来国家出台了不少相关支持政策,从“十三五”规划到现在的“十四五”规划,地热资源开发都被列入其中,我觉得这非常好。但地热能开发利用需要统筹协调,从技术、政策、金融层面不断获得积极支持,地热就像还没有长大的孩子一样,需要“大人”去关照、扶持,才能够做大做强。

《中国地热》:您刚才提到了羊八井地热电站,这是我国地热能开发利用的一个示范性项目,请问它给当地经济发展、百姓生活水平提高发挥了怎样的作用?有哪些经验值得今天学习和借鉴?

多吉: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地热资源开发利用如火如荼地展开,今天的羊八井已经成为一座日新月异的新城。1970年代开发伊始,那里没有几户人家,如今当地以地热发电为支柱产业,加上太阳能发电,成为青藏高原上的重要能源基地,对当地经济有非常强的带动作用。羊八井地热发电厂利用地热能发电技术日趋成熟,在国际上享有较高荣誉,被誉为“世界屋脊上的一颗明珠”。

想当年在周围一些大的水电站没有建成之前,羊八井地热电站的年发电量在藏中电网中占比相当大,曾经一度达到冬天占比64%左右,夏天占比40%左右,它对拉萨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很好的能源保障作用。

另外,我们初步匡算了一下,羊八井地热电站已累计发电35亿度,在节能减排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通过地热能发电,相当于节约了近200万吨标准煤,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数百万吨,促进了拉萨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羊八井地热电站现已超过设计年限。目前我们正在进行缜密研究论证,对现有浅层热储站进行改造,开发深层热储资源,提高地热资源利用比重,为下一步更高等级的开发利用做好前期准备,造福西藏人民。

微信图片_20220713134058

搞干热岩开发需进一步论证,做出科学严肃的评估

《中国地热》:刚才您谈到了地热发电,其实客观来讲,地热发电在我国进展迟缓,“十三五”规划中地热发电目标远未完成,国家在“十四五”规划中提出大力推动地热发电。请问如何突破瓶颈,促进我国地热能开发利用更上一层楼?

多吉:这是一个很大也很重要的问题。国家支持大力开发可再生能源的政策,英明而正确。地热在可再生能源当中能够占到多大比例,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目前地热界面临的机遇非常难得,在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绿色发展政策的指引下,大家积极性很高。据我所知,一些大型央企如中国石油、中石化、中核集团以及国家能源投资集团、三峡集团等已涉足地热勘探开发领域。目前从国家层面来讲地热企业还需要什么支持呢?我认为一是科技投入,因为在我国,地热发电仍处于起步早、进步慢的状态,需要国家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包括科技投入方面的优先政策,来支持地热产业提质升级;另外,在保障和鼓励地热开发利用的法律法规方面,也需要国家层面的政策出台。地热企业应不失时机地抓住这难得的快速发展良机。

当然,当前地热开发利用也面临诸多挑战。如资源禀赋不一样,有些地区高温地热分布广一些,比如西藏、云南、川西这些地区,拥有丰富的高温地热资源,而在平原地区,则是以沉积盆地、深部热水为主的地热资源,作为综合性开发利用,各地区需要因地制宜做好规划,除了大的国家层面的规划以外,各地区还需制定适宜自身条件的长期发展规划,并持之以恒地不断推进落实。

《中国地热》:您对开发利用干热岩怎么看?

多吉:对于干热岩的开发利用,现在国内炒作得比较厉害,我觉得这个问题要严肃认真地对待,做出科学严肃的论证评估,比如说传热的速率,它的可持续性与技术可行性,经济上的可行性等,都需要进行深入的评估和论证,要有一个比较好的起步才行。对国际上的成功案例,须好好分析,立足于资源条件,适时做一些前瞻性的基础性研究,不要在缺乏科学论证的情况下一哄而上,这样容易走弯路,须在具备一定条件的基础上,审慎推进干热岩的研究工作。

地热能开发利用须对生态环境做到四个“一定要到位”

《中国地热》:我国地热能供暖面积长期以来排名世界第一,是地热资源大国。请您谈谈我国地热供暖未来的发展方向。

多吉:《“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明确地热能供暖已经成为大气污染治理的一条重要路径,要根据地热资源特点和当地用能需要,因地制宜开展浅层地热能、水热型地热能的开发利用。像北方地区有一定的资源条件,在经济可行和技术可行的条件下,我认为应该大力推进地热能开发利用,但是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这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对生态环境的管控一定要到位,措施一定要到位,政策一定要到位,监管一定要到位,否则随意开到处开的话,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所以规划先行、勘察评价先行,在统筹做好一揽子规划的前提下,因地制宜推进地热产业健康有序发展。

《中国地热》:国家提出“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目标,为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带来了新的难得机遇。请您谈谈在实现“双碳”目标背景下,地热能企业如何抢抓机遇、奋力前行。

多吉:我深刻感受到现在企业投资地热产业的信心与决心很大,都想为“加温”地热开发利用添一把“火”。地热能企业应该紧跟国家政策积极推进,稳妥发展。国家提出,根据各地区资源禀赋条件因地制宜开发利用地热能,这一政策非常到位。地热能在发电、供暖、综合利用、旅游度假以及大健康产业方面,都大有用武之地。

在“双碳”目标下,地热能要积极地争取占有一席之地,为我国实现“双碳”战略目标发挥重要作用。我觉得决心有了,但是很多措施和政策支撑有待于进一步改善和优化,需要我们本着健康有序、因地制宜、可持续发展的原则来认真地加速推进。

《中国地热》:多年来为了我国的地热发展,您走遍青藏高原的山山水水,坚持不辍进行野外地热地质考查,最近还带队赴川藏铁路沿线考察温泉康养项目。风风雨雨几十年,您最大的驱动力是什么?

多吉:我大学一毕业就跟地热结下了不解之缘。对我来说,学业的精进、事业的发展以及开展地热勘探考察工作,包括资源勘查、评价,从中获得了很多很好的学习进步机会,这得益于党组织的大力帮助和精心培养,组织上给了我从小学到大学学习的宝贵机会,特别是派遣我到世界上地热、地质方面做得比较好的国家和学校去学习,又在西藏羊八井以及青藏高原开展地热地质工作,这些机会是非常难得的。在这个过程中,我获得了很多从内地来西藏工作的老前辈、老专家的悉心辅导,和同事们的热心鼓励,他们对我格外关心,真诚地帮助我,一把手一把手地教我带我,使我获得了许多地热勘探和开发方面的基本知识。在这样的良好氛围下,我的内心产生了对地热勘探和开发的浓厚兴趣。

作为受到党和国家多年培养的一名地热行业的专业技术人员,我对此感到非常荣幸。为建设家乡、建设祖国添砖加瓦,这是我应尽的职责。

微信图片_20220713134104

出国学习盼着早日归来报效祖国,这是最基本最起码的良知

《中国地热》:请谈谈您在意大利、美国学习地热的难忘经历。据说在美期间,有不少学者和导师发现这位藏族青年的钻研精神和严谨科学态度,劝您留美工作。就在学成登机归国前几分钟,美方专家还一再挽留。面对盛情,您毅然谢绝留美。您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多吉:我去国外学习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尽快回来更好地在国家建设中发挥作用,这是一般人都具备的,我也是这么一个心态吧。无论当时流行什么出国热、留美热,对我而言,我首先想到的是,用所学的知识来报效祖国,为建设繁荣富强的祖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这是最基本最起码的良知。

《中国地热》:之前也有不少中国人出国留学学习地热知识,从目前来讲,您感觉中国地热的发展与其他国家相比,取得了怎样的进步?

多吉:我们在浅层地热能、中深层地热能综合利用如供暖等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这自不待言。我国地热发电始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西藏羊八井和广东丰顺地热发电为代表,就当时的发电设备和技术水平来讲,我们与当时的国际水平几乎同步,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地热发电效率也达到国际相同技术水平,做得非常不错。

但是,话要说回来,如今我们在地热发电上面临着起步早、进步慢、规模小的尴尬局面,究其缘由,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因素,比如,就西藏而言,在水电大规模开发利用以后,对地热发电的建设和发展相对来讲要滞后一些。

今天很多有眼光的企业不失时机地来到西藏等地进行地热勘探和开发,并且前期已经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地热一定会迎来一个良好的发展势头和大规模开发利用盛景。

《中国地热》:作为老一辈地热工作者,您对年轻一代地热人的成长和成熟有哪些夙愿和期待?

多吉:地热勘探和开发是一门正在兴起的前沿性科学,需要沟通,需要交流,需要协作,希望大家携起手来共襄盛举。团结协作在今天非常重要也非常必要。我期待地热界所有感兴趣的企业家和科学家,一齐同心协力推进这个我们所认为的对国家有利、对产业发展有利、对企业有利的伟大事业。
我认为,尤其是在当前我们要立足于科学,在对地热开发利用做通盘考虑、精密筹划和统一认识的基础上,向全社会和公众加大宣传力度,积极宣传地热的特点、优点和在环境保护中应发挥怎样的作用,以及产业发展中如何制定规范、有序利用的问题。地热界的同仁也亟需精诚团结,集思广益,取长补短,携起手来共同推进地热产业健康有序可持续地发展。

发电总量要上去,中国地热在国际上才真正有话语权

《中国地热》:明年地热界有一件大事,即第七届世界地热大会将在中国北京举办,您怎么看中国首次举办这一国际性地热盛会?

多吉:世界地热大会每五年举办一次,中国此次成功申办是一件非常令人鼓舞的事情。举办好这届盛会,中国要向世界展示什么样的成果这很重要。目前我国地热能供暖(制冷)面积累计已达到约13.9亿平方米,这一数字位居全球第一无可非议。

但是,在地热发电这一块,我们的发电量不高,排名靠后,甚至比不上很多小国家。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经济实力不断增强,令世界瞩目。下一步,我们的地热发电总量要赶上去,才能够在国际上有真正的话语权。总量上不去的话,地热开发技术含量、技术积累,包括设备制造、开发利用效率等方面需要不断创新,一齐推进,不能懈怠。

开好第七届世界地热大会非常关键。机遇和挑战并存,希望地热界同仁团结协作,共同推进中国地热事业健康有序发展。

揆诸当下,地热行业正在迎来难得的发展机遇,我们深感肩上的责任重大。相较于太阳能和风电,地热能无疑是最稳定最可靠的可再生能源,具有广阔的开发利用前景和潜力。让我们携起手来,为地热事业的美好未来,为实现国家“双碳”战略目标,共同努力发挥出我们应有的作用。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更多>同类地源热泵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地源热泵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论文征集  |  会员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免责声明  |  APP下载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地源热泵网——地热能和地源热泵行业门户网站
微信客服(注:请用微信扫一扫添加,同时务必标注需求以便通过)
Email: 138101072@qq.com(投稿) 138155365@qq.com(合作)
京ICP备12036490号-1